E-active News Center
渠道
 平面
平台
 杂志
媒体
 商业周刊(中文版)
日期
 2020-08-30
版面
 封面
发行量
 350000
字数
 10283
面积
 534000
广告价值
 2509960
PV值
 
阅读/评论
 0
点赞/转发
 0
后疫情时代从生理到心理让人产生好心情的方法都是好商机
让人产生好心情的方法都是好商机马珊珊
  
  好心情带来好商机。
  
  
  
  丞丞最近在单曲循环《晴天的周末在去学校补课的路上遇见了喜欢的人》。“听20多遍,感觉
  
  太妙了。”他说,最近悄悄喜欢一个爱动漫的女生,音乐正好真情实感反映他的状态。“就是不想被打扰,听歌不用互动,我不需要被迫输出什么,好像得到一种永恒安静,只有我俩在一起。”
  
  
  
  新冠疫情发生后,保持社交距离的习惯让他越发觉得孤独,网上随意浏览到的信息常常让他感到意难平。“太难了。”他说。以往喜欢听Radiohead(电台司令)的他,开始听治愈系音乐寻找平静,AniFace的每首歌他都听过。
  
  
  
  每当自己焦虑紧张和疲惫时,他会听《十面埋伏》和《大哥别杀我》哄自己开心;不想面对新的一天时,会听绘师岸田《起床进行曲》鼓励自己;失意时就听花粥的《一腔诗意喂了狗》,也会用《火影忍者》的角色歌让自己进入工作的快节奏。“高梨康治的配乐太灵魂了,勇敢又治愈,必须献上我的Respect(尊敬)。”他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他在网易云上收藏了很多歌单,包括:50首历史上最伟大的摇滚歌曲、轻柔好听的催眠曲集、用音乐保持你每天的嘴角上扬、历年血洗B站神曲排行、打游戏专用歌等等。“也有的收藏纯粹因为名字实在太特别,我喜欢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东西。”他说,有一次,他看见“茶已凉人偏不走”和“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竟遇见如此迷人的你”这两个歌单名字时,笑得差点停不下来。“音乐就像我的守护者,我在自己的脑袋里开花火大会,还不被他人品头论足,很自由。”
  
  
  
  音乐能让人拥有好心情。在Trend in Cognitive Sciences杂志发表的一个研究结果显示,听音乐能调节人类的情绪,可以给即将动手术的患者带来类似抗焦虑药物的功效,而快乐的心情又可以反过来提高人类的专注度。有跨学科的研究者还利用PET (正子造影)和MRI(磁共振成像)等技术对大脑进行实时监测后发现,在听音乐时,包括视觉注意、听觉注意、精细动作等非常多的区域都被同时点亮。这意味者,音乐几乎是所有事物当中对神经元刺激最广的,而这一发现也让音乐神经科学(neuroscience of music)研究领域蓬勃发展。
  
  
  
  “2020年艰难开局,人们在生活中的忧愁、焦虑,需要一个情感宜泄的出口。”网易云音乐8月3日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邀请心理专家、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与该计划同时上线的还有一个彩蛋功能,在歌曲的评论区,双指捏合一条评论,即可给评论人一个温暖的“抱抱”。“希望云村里每一个真实的声音,每一点认真的情绪,都能被温柔以待。”
  
  
  
  好心情也是一门好生意。占据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半壁江山的腾讯音乐最新财报显示,该集团净利润超过9亿元人民币。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在线音乐服务的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367亿元,中国也将成为Spotify和Apple Music等流媒体巨头们争相布局和拓展的新兴市场。
  
  
  
  新的加入者也很积极。“钢铁侠”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近日就在Twitter上透露,他领导的脑机接口研究公司Neuralink正在研究一款能够使用户直接通过芯片听音乐的产品,该款设备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模拟催产素、血清素等化学物质的释放,帮助控制人类的激素水平,利用它们来增强人类的能力、减轻焦虑,甚至可以用来重新训练大脑中与成瘾或抑郁有关的部分。
  
  
  
  马斯克投入这个新兴领域,和他个人经验有关。年收人6亿美元的他,在2017年的Twitter上写道,“现实是伟大的高潮、可怕的低潮和无情的压力。不要认为人们想听到后面两个词。”彭博新闻社早前在报道中援引管理行为和心理学方面专家的观点指出,马斯克把所有事情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而非信赖公司团队,这使他成为了英雄,但也将公司和他个人置于极大的风险之中。马斯克在2018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透露,他一周工作时间达到120小时,每天仅有7小时的时间用来睡觉和进行其他活动,自己偶尔需要借助安眠药入睡。
  
  
  
  好心情经济学,顾名思义就是让人产生好心情的方法,而延伸出来的商机。幸福感的源泉正是由多巴胺、内啡肽、血清素和催产素等神经递质决定,它们让人们在动与静之间获取愉悦和幸福。神经递质是神经细胞用来互相传递信息的一种混合物质,是运输快乐的载体。
  
  
  
  耶鲁大学认知和心理学教授Laurie Santos开设一门叫“心理学和美好生活”的课程,意外成为创校300多年来最受欢迎的课程,吸引全校超过四分之一的学生修课。她提到5个可以让人变得幸福的方法:写一张感恩清单,感谢那些人;睡得更多、更香;冥想;花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以及少用社交媒体,多建立真实联系。
  
  
  
  近年来,从生理到心理,商业世界提供各式各样的方式,在人类的感官领域开疆辟土,试图用产品平衡并治愈人类的坏情绪。
  
  
  
  运动是最常见的方法之一,比如攀岩。除了提升自我效能感,这项运动对于改善抑郁症患者的反刍思维也很有效。由于患者会在头脑中反复想一些负面的想法,导致自己深陷负面情绪出不来,而攀岩需要全神贯注在攀爬的步骤和体验上,保证自己不掉下去,这个时候人没有时间胡思乱想。根据QYResearch的数据,在山外和室内攀岩越来越受欢迎,预计全球攀岩装置市场规模到2025年将达到9.52亿美元。
  
  
  
  不只音乐及运动,在味觉领域,有糖和代糖的甜味剂安慰者我们的味蕾,同时随着糖需求的不断上升又使其金融交易价值突显。在视觉上,有各类蠢萌式的表情包丰富、调剂着我们的生活,也有色彩时时刻刻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类的情绪。嗅觉领域的精油则因为分子小,是少数可以通过脑血屏障的物质之一,通过影响脑神经的传(导改善情绪生理反应。而触觉科学令人信服地表明,《除了rua(流行梗,摸、揉的含义)萌宠,人类也是天生需要在基本的身体层面上与他人联系的,家庭治疗师Virginia Satir表示,人类每天至少需要4个拥抱才能存活,8个拥抱可以维持身体的正常运作,12个拥抱才能让我们成长进步。重要的是,正确使用触摸不仅有可能改变医疗实践,而且还具有经济效益。
  
  
  
  扩展至治疗方面,随着失眠症和抑郁症患者的逐渐增多,专注于细微和缓慢的ASMR(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是一种舒适的身体反应,很容易被声音触发)帮助人们睡前安眠和放松,而长期的正念冥想修行又可以让静坐者感觉放松和神清气爽。
  
  
  
  “在风味星球上,有一种味道,吸引人们深入险境。”《甜蜜缥缈录》在第一集中说,这种传递着安全美好的信号就是“甜”。而无处不在、在营销形象上一直都是提供快乐的可口可乐无疑是最恰当的代表。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曾这样形容可口可乐:无论是国王还是流浪汉,都能享受到的美味。它也是巴菲特真正做到坚持30年不出售股票的公司。
  
  
  
  这家诞生于186年的公司至今总市值已超过2000亿美元,在中国市场的利润也强劲增长。去年,作为中国境内两大瓶装商之一的太古可口可乐,其持续经营业务利润增长了35%,这归功于碳酸饮料的强劲销售增长、新品和新包装的推出以及涨价。太古可口可乐有限公司行政总裁苏薇(Karen So)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迎合消费者的口味,与可口可乐公司共同打造全品类的饮料公司是太古可口可乐的目标。
  
  
  
  苏薇执掌的太古可口可乐是可口可乐全球装瓶系统销量第5大的装瓶集团,在中国内地市场覆盖约一半的人口,与可口可乐公司合作超过50年。2019年,这家生产超过60个饮料品牌的公司年收入录得约427亿港元,中国内地市场在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56%。营收占比高达七成的碳酸饮料不仅增速最快,份额还在继续扩大,颠覆很多人对该品类销售趋势的判断。
  
  
  
  “甜蜜不只是味觉,也要有营养,适应于各种场景,有不同的规格包装,有清楚的标签,要让消费者能够安心选择。”苏薇说。在包装方面,太古可口可乐力求创新,从过往普通的罐装到现在的摩登罐去适合年轻人的形象和审美。同时为了回应消费者对健康的重视,该公司推出了200毫升的迷你罐(包括8罐和12罐的包装)。“一方面控制饮用量,一方面也希望消费者在饮用的时候不会有负担感。”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有很多消费者都喜欢包装呆萌的外观,又是小包装,就算宅在家里,也一样是好心情。”该公司还推出了Costa的即饮包装。
  
  
  
  为贴合控糖趋势,可口可乐推出无糖、纤维+、低糖、0度以及其他能量饮料和无糖茶。“不光是常见的零度可口可乐,雪碧和芬达也有无糖品类,淳茶舍系列更是每一口都自带甘甜。”苏薇称,“即便疫情之下,无糖可口可乐在疫情之中和之后都维持高增长。”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宅经济下,200毫升的迷你罐在疫情当中非常受欢迎,同时大瓶装的也很适合在家饮用,这些都是疫情当中可以看到的消费者对产品包装需求的改变。
  
  
  
  由于国内的库存足够支持半年需求,疫情对太古可口可乐的供应链影响较小,但疫情对增长节奏带来了一定冲击。该公司在2月和3月的销售量均减少了70%到80%。苏薇预计,公司2020年的溢利將会受压。4月时,太古可口可乐把冰柜持续投放到市场,完成了全年目标的80%。进入5月,因为疫情而下跌的销量开始大幅回升,其中碳酸饮料收益增加4%,能量饮料收益增加11%。苏薇说,如果疫情告一段落,中国内地的业务预计会在2020年下半年继续增长,收益增加速度将会超越销量增加的速度。“加上得益于石油价格在过去一年持续降低,原材料成本大幅下降,将有助于达到公司预期的利润。”
  
  
  
  疫情也大大推动了电商、到家生意的发展。苏薇说,下半年将加速商超020的必备SKU(库存单品)铺货推动,提升电商的应用能力,尤其是直播等内容营销的应用。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消费者在疫情过后预计会有一波爆发性消费,因此太古可口可乐在疫情期间没有降低在中国的投资。“中国是太古可口可乐业务范围内收益最多的地区,每年的销量呈现稳步上升趋势。”苏薇说,中国市场仍然有大的可能性。“尤其我们正在开发村级市场和县城的横向空白点。相信在疫情过后经济恢复正常的时候,业务规模仍会扩张。”
  
  
  
  她还称,现在70%以上的产品有低卡和0卡选择,40%的饮料有无糖或低糖。“我们在大中华地区17个产品调整了配方,降低含糖量。”这家公司承诺,到2025年降低每100ML饮料的平均含糖量20%,在不影响产品口味的前提下改善配方,同时也继续推出更多健康方向的饮料。
  
  
  
  健康风尚正在让一些国家的人不再“贪甜”。糖的消费在一些市场持续低迷,英国和南非在内的几个国家甚至征起了糖税。也因此,无糖和代糖产品的比例在全球范围内呈上升趋势。无糖指的是无蔗糖,甜味来自阿斯巴甜和安赛蜜等,这样的饮料不提供任何营养,只为解决口味的问题。在中国的配方中还有蔗糖素,该蔗糖衍生物是英国泰莱公司与美国强生公司联手开发研制的一种高质量高倍数的甜味剂,甜度为蔗糖的600倍。
  
  
  
  代糖,成为了对人类甜味瘾性的-种“和解”。虽然从全球甜味配料市场占比情况看,蔗糖依然是主流,但甜味剂潜在的替代空间较大。目前世界上允许使用的甜味剂约有20种,按照来源分类可以分为天然甜味剂和人工合成甜味剂。
  
  
  
  广发证券分析师吴鑫然分析,人工合成甜味剂发展历史,第一代到第六代依次是糖精、甜蜜素、阿斯巴甜、安赛蜜、三氣蔗糖以及纽甜。“从全球甜味剂的消费结构变化情况看,第一代和第二代甜味剂消费占比在压缩,新代甜味剂和天然甜味剂有逐步替代老代甜味剂的趋势。”
  
  
  
  根据Innova的数据,2017年有47%的食品饮料加了三氯蔗糖,41%的食品饮料添加安赛蜜,27%的添加了甜菊糖;前五名中,人工合成甜味剂占了四个席位,其中天然甜味剂甜菊糖发展速度较快,市场规模在2018年就达2.50亿美元。
  
  
  
  在中国A股,代糖概念股一度被点燃。国内首家完成赤藓糖醇工业化生产的上市公司保龄宝,7月以来最大涨幅超过200%,金禾实业股价涨幅也超过50%。据国金证券估计,全球甜味剂市场规模约95.46亿元,中国甜味剂市场规模约66.61亿元,产值占全球70%左右。
  
  在亚洲,糖消费还处于上升期,食品和饮料的甜味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美国农业部去年的数据显示,亚洲占全球糖消费的40%以上,使得全球糖需求一直在稳步攀升,过去10年间增长了15%。
  
  
  
  未来,亚洲的糖还有继续增长的空间。因为一些亚洲国家的人口规模仍在扩大,人均糖消费水平较低。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人均糖和甜味剂消费量是10.8公斤,北美11.5公斤,而在中国,人均只有5.5公斤,印度则为8.9公斤,这也就让解决糖过度消费的问题显得没有那么紧迫。根据荷兰合作银行去年3月的观点,2019年至2020年,全球糖市场可能会从2019年的供应过剩(110万吨)扭转为供应短缺(430万吨)。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纽约原糖期货价格在过去两年下跌约40%后,2019年以来仅下跌2%。
  
  触觉也很重要,万物皆可rua。作为一个并非常用的大众Meme (梗),rua的一种含义是来自ACG(动画、漫画、游戏)中怪物发出的吼声(Roaring),是语气词,自身没有任何含义。而rua被应用得更广阔的另一层含义则是源于中国方言,在中国四川、贵州、河北、陕西等地区,rua有类似摸、搓、捏、揉的意思,但意思更强烈、更直接、更生动。当亲密地抚摸抱枕、布偶等毛茸茸的东西时,或者rua仓鼠,rua熊猫,rua小猪佩奇,rua法斗,以及作为铲屎官“伺候”猫主子时,用rua这个词再合适不过。
  
  
  
  一份宠物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显示,中国宠物行业去年的市场规模超过2000亿元。延伸而来的“云吸宠”(方式包含通过观看萌宠短视频和直播,以及通过投喂虚拟宠物来获得幸福感的养成类游戏)的规模也急速攀升,其中,虚拟的宠物装扮、投喂食品、猫屋的样板间、社会摇手册等动作特效都可以货币化。如果铲屎官想要更新猫主子的动作,可以花费5元购买一瓶动作遗忘药水(使用后可遗忘当前动作,并重新习得新的动作)。
  
  
  
  不仅人类吸宠,身体接触在人类社会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人们年龄增长,身体接触的社会学性质变得更加明显:握手、拥抱、亲吻等都被赋予了更复杂的意义。科学家们将皮肤称为“社会器官”,认为皮肤在社会信息和处理中的作用十分重要。
  
  
  
  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要参与者汇报他们和伴侣发生的一些修饰行为,比如给对方整理头发、擦眼泪、挠后背或者按摩,并调查他们对这段感情的满意度和信任度。结果显示,对感情的满意度和信任度都与他们自我报告的修饰行为呈正相关。正在牵手的一对恋人,脑电波可以逐渐达到同步。如果女生感受到疼痛,牵手还能够将痛感减轻一半。
  
  
  
  中科院物理所发表文章称,“很少有抚摸是纯粹的物理抚摸”。神经学家埃德蒙·罗尔斯(Edmund Rolls)的研究解释了这个现象,触摸是一种安全和信任的信号,它激活了与我们]的同情反应密切相关的人体迷走神经,简单的触摸就能触发催产素的释放,也就是“爱情荷尔蒙”。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Dacher Keltner在《Hands On Research:The Science of Touch》文章中写道,“在多年沉浸于触觉科学之后,我可以告诉你,这比我们通常意识到的要深刻得多:它们是我们表达同情的主要语言,也是传播同情的主要手段。”
  
  
  
  而且,正确使用触摸有可能改变医疗实践,具有一定的经济效益。触觉领域的领军者蒂芙尼·菲尔德(Tiffany Field)进行的一项研究综述发现,每天接受3次15分钟的触觉治疗,持续5至10天的早产儿比接受标准治疗的早产儿体重增加了47%。也有研究表明,触摸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可以有巨大的影响,让他们放松,并减轻他们的抑郁症状。“触觉科学令人信服地表明,我们天生需要在基本的身体层面上与他人联系,”Dacher Keltner说,“否认这一点,就是剥夺了生活中一些最大的快乐和最深的安慰。”
  
  
  
  在视觉上,人类的情绪时时刻刻都在潜移默化地受到色彩的影响,心理学家发现当色彩作用于大脑时,一些色彩会让人感到温暖、体贴,甚至胃口大开,而有些色彩则会让人感到烦躁、疲惫以及厌恶。
  
  
  
  优衣库对于颜色的运用就一直处于领先地位。2000年秋冬季,优衣库一连推出51种色彩的摇粒绒衫,原本将销售目标定在1200万件,最后狂卖2600万件,成为名副其实的爆款;今年8月中旬,优衣库在上海发布2020年的秋冬新品系列。迅销集团全球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首席市场官吴品慧女士介绍,优衣库这一季很多系列是莫兰迪的色系,在明亮的色彩加入一些灰色系,会让整个色彩有明亮感觉的同时体现出一种高雅感。“这样的颜色具有稳定情绪的作用,同时,因为它色彩饱和度低,使得服饰搭配变得更容易。”她点出。
  
  
  
  全球市值最高的旅游公司Booking.com缤客也认识到色彩的重要性,并激励酒店巧用配色,带给消费者不一样的住宿体验。比如在以极光、圣诞老人、星空闻名的芬兰罗瓦涅米,缤客平台上的北极之光酒店(Arctic Light Hotel)即是以浪漫、幻想、神秘的紫色作为内部建筑的主色调,对应绚烂的紫色极光,试图为房间营造一个似梦非梦的心动氛围,让梦幻童话照进现实。
  
  
  
  表情包也能诱发人的快乐体验。为了帮助文字信息更准确地传达情绪,机智的工程师法尔曼(Scott Fahlman)创造表情符号。经过信息时代的变迁和网络文化的多元化发展,表情符号的含义作为一种文化符号,高效而直白的信息交流方式逐渐演化为表情包。
  
  
  
  王雪就是越来越喜欢用表情包,她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只表情包。“太方便了,我好像都不怎么打字了。”她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和不熟悉的人聊天时,她先用表情包调动气氛,跟熟悉的朋友则会用表情包调侃,一来一往让她觉得聊天过程非常愉快。如同万花筒般包罗万象,表情包是情绪也是策略,是防守也是进攻利刃。它是小朋友的游乐场,也是成年人的庇护所:承载欢乐与悲伤、善意与自嘲、直白与迂回。
  
  而网络表情包不仅仅是一种表达情绪、情感的手段,它们也承载社会热点、群体文化以及个人心境、情境等不同层面的规则与密码,具有多义性。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彭兰认为,“使用者对于表情包的解码过程,是意义的再生产过程,同样,这也是各种符号系统和文化规则的混合作用结果。”
  
  
  
  QQ团队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新世代的年轻用户已不满足一套一套的表情选择。“喜欢网络流行表情,但自己不一定有收集习惯,这就是年轻用户圈层的新需求和日常状态。”QQ团队说,为了满足这种最新需求,QQ使用表情推荐,即当用户使用文字的时候,还没有去翻表情包,QQ就E经将表情推荐到输入框,用户选择后直接发送即可。而且,如果用户连续收到表情包,还会触发QQ的“怼图”能力,这种新玩法能自动召唤大量斗图表情并快速发出,让表情包“召之即来,来之能用”。
  
  
  
  在十二栋文化CEO王彪看来,“表情包的价值其实是被低估的。”他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时表示,表情包是一个时代的图形化传播的标志。“表情包相当于是社会趋势的一个浓缩表现,它像一面小镜子照出这个时代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在他看来,没有套路、不拐弯抹角、有一说一,是当下年轻人标榜的性格,这与以前相对隐晦的表达已经完全不同。
  
  
  
  王彪把表情当做一个形象IP事业来做。他的公司旗下拥有长草颜团子、制冷少女、破耳兔、小僵尸等爆款形象IP。从商业逻辑来说,他的考虑是把IP往消费和娱乐的方向去切,通过做产品来实现表情包的商业价值。2016年做表情包的初期,通过直接授权和商品化两种方式变现,近年开始采取“娃娃机+产品”的模式。这是一种比盲盒更为复杂的玩法。王彪把它称为夹机文化,“就跟电竞文化一样,很多玩家需要培养。”
  
  
  
  新冠疫情期间,处于社交隔离状态的人们开始变得容易烦躁、愤怒。有很多方式可以让人恢复到一种平静状态,比如感官剥夺浮舱,通过提供镁和其他必要的矿物质来平静人的神经系统,从而增强身体的修复能力,达到治愈的目的。
  
  
  
  冥想也是一个好方法。这一概念起源于佛教禅修,上世纪70年代,西方对冥想体系进行了进一步的挖掘,使其告别宗教背景,不需要任何设备和运动服,要求只是坐下来,每天安静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专注于呼吸,把精神集中于当下,忘却过去与未来。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卫健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正念冥想有助于缓解抑郁情绪。Now公司CEO林卫阁在家看发布会直播,听到这句话兴奋得跳起来。Now的下载用户由此迎来暴涨,总收听时长超过260亿分钟。
  
  
  
  根据Market Research的调查,冥想的典型用户群体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年女性;在中国,则以90后为主的年轻人居多。只要在Now上付月费为30元,就可以无限量收听App 上的冥想课程音频,包括“情绪紧急救助冥想”“30天基础训练营”等。“我们不是鼓励大家放弃,而是帮助大家学会暂停一下,缓解焦虑,关注自己的内心,照顾好自己、爱自己,”林卫阁说,“我们是在帮助国家增加GD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国民幸福指数)。”
  
  
  
  开心消消乐里流沙位移时滑过的声……清空电脑回收站时响起“嗖”的一声……小鸡孵出蛋壳的声……汽水顺着喉咙往下滑,吞咽时的“咕噜”声……仙女棒在空中炸裂,呲呲的火焰声……当这些细微的声音经过声音艺术家(ASMRtist)传达到听众耳中时,会奇迹般地产生放松和助眠的效果。
  
  
  
  这种超越语言和文化、更加注重感觉的艺术形式叫作ASMR,被认为是新兴的创造力领域,而无数饱受睡眠困扰的人已经成为这种新兴艺术的拥簇者。BBC在一次节目中展示了一个ASMR的安眠向直播:深夜,声音艺术家对着镜头把一瓶精油倒入研磨钵后,用勺子轻轻搅拌起来,随着金属和瓷器的碰撞声响起,评论区开始刷起“好舒服啊”的感叹。接下来,表演者继续扮演了助眠师的角色,所有的项目都靠“听”完成。
  
  
  
  BBC的报道将他们]称为用声音照顾孤独的人。而ASMR正在被用作一种自我治疗的形式,以对抗孤独、失眠、压力和焦虑的影响。据中国睡眠协会公布的国人睡眠数据,中国有超过3亿人有睡眠障碍,其中,失眠重度患者中60%以上为90后。
  
  
  
  今年4月7日一个名为“Weird Sensation Feels Good”的ASMR展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ArkDes博物馆,因疫情原因,被转移到线上展览。媒体在报道这场展览时说:ASMR 和你的身体、思想有关联,它与速度无关,而是专注和缓慢。“对于体验者来说,它提供了一个远离喧嚣的世界,为互联网注入了柔软、善良和同情心。”
  
  
  
  虽然,好心情经济学有其重要性,但过度依赖,可能适得其反。那些被包装出来的消费潮流掠夺智商税的例子屡见不鲜,过度沉迷短期物欲满足的人也被当韭菜收割,逐渐陷入了“伪精致”的消费陷阱。“人们处在‘消费’控制着整个生活的境地。”法国哲学家、后现代理论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说。在追逐感官感受的时候,也应该尊重内心,不让自由意志力衰竭。在被无时不在的大数据投喂的同时,也要警惕不要被它吞噬。
  
  
  
  “大家如果一味迎合幸福的标准,反倒会陷入痛苦。”日本知名心理学家河合隼雄与日本当代文坛天后吉本芭娜娜在一期NHK 节目上对谈时讲到,“被菜单指南分割得好好的,一切都能照着指南推进。我就是这种感觉。”河合隼雄是日本临床心理学的创始人,他将箱庭疗法(沙盘治疗)引入日本。他说,“自得其乐就算很辛苦也是快乐的。”但是,“大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自得其乐,任怎么想也不会明白。”
  
  
  
  “回归自我的努力对人类来说是必要的。或者与其说是必要的,不如说很不容易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不存在另一个自我,世界上只有一个我。而且反正都得死,何不在这之前善待自己呢?”他说。
  
  
  
  就像阿兰·德波顿说的,“我们在心理意义上需要一个家,就如同在肉体上一样迫切,需要它来补偿我们的脆弱。”他在《幸福的建筑》中写道,“我们]需要一个避 难所支持精神状态,这个世界是如此异己。我们需要我们的房间不致偏离理想的自我,并使那些重要的、易于迷失的侧面生生不息。”
  
  让自己好心情,走出伤感和抑郁等精神困境的重要武器还是在自己的手中。临近采访结束时,丞永邀约记者一起去晒个太阳。途中,他和记者分享了不久前他在网易云热评墙上看到的一段话,源自游戏制作人陈星汉的一款禅派风格游戏《光·遇》,“我不停地飞行,落地,在碎片中找寻。路过每一个烛台,我都在祈祷。因为我知道,温暖的灵魂终将相遇。”
〖图片操作提示〗
·将鼠标指针置于在图片范围内并滚动鼠标滚轮,可以缩放图片。
·直接点击图片,可查看图片原版。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图片尺寸(宽X高) : 20 x 26.7 cm2

本文章之版权由有关出版商拥有。版权持有人保留一切权利。

易捷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E-active (Beijing) Technology Co. Ltd.